字幕网黄的APP下载

“唉……”

苏尘第二十八次叹气,他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这么苦,刚刚被一个身长着金毛的扁毛畜生狂揍了一顿不说,回到师门竟然还要被自己的师傅开刀放血。

而且不只是一碗血……

苏尘看着许久没有凝固的伤口,眼角一阵阵的抽搐,他感觉到体内的血液至少流失了三分之一。

虽然他的恢复力强悍,仅仅是片刻工夫就能够恢复如初。

苏尘感觉自己好像一直待宰的羔羊,不断的看着自己的鲜血流失。

这种感觉太糟糕,总是让他忍不住想要反抗,可是想想开刀放血的那个人正是自己亲爱的师傅,反抗的心思瞬间崩溃。

心绪起起伏伏,竟然加速了血液流失,苏尘眼看着伤口却只能一声接一声的叹气。

若不是系统的秘密是他最后的底线,他真的都要忍不住抓住灵药真人好好的解释解释。

他体内已经融合完毕的病毒根本不是那么好研究的,即便把他的血液放干了,灵药真人也研究不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可他又不能说实话,还不敢反抗,只能乖乖认命,通过叹气来缓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。

灵药真人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之中,根本没有注意的时候再用叹气抗议自己的行为。

花园齐刘海清新mm迷人唯美图片

许久,灵药真人终于确认,苏尘的血液并无任何奇特之处,不论他如何试验,都没有什么奇特的反应之后,这才无奈放弃。

苏尘已经摊在了软榻上,生不如死的接受了自己身为鱼俎的命运。

“行了。”

灵药真人什么都没研究出来,看到苏尘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也不在意。

苏尘爬起来,伤口已经恢复,体内并没有任何虚弱,强悍的恢复能力让他在瞬间就已经弥补了缺失的血气。

“说说吧,发生了什么?”

灵药真人直到现在才想起来,苏尘身受重伤是因为紫霄道人把他带入了云雾山脉。

有谁能够当着紫霄道人的面把苏尘打成重伤?

灵药真人对云雾山脉深处那几只老怪物的了解并不多,但是,他不认为那几个老怪物会对一个小小的金丹期弟子动手。

苏尘又叹了口气,道:“遇到一只疯了的扁毛畜生,二话不说上来就打。”

他把见到鹰王之子金烈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,着重的描述了一下金烈丧心病狂,毫不顾及身份,把他狂虐了一番,甚至还扬言要杀他。

灵药真人淡然道:“这世上敢叫鹰王之子扁毛畜生的,大概除了那几个老怪物之外,也只有你了。”

“师父,你说他堂堂鹰王之子,境界不知道高出我多少,竟然还要对我下死手,我现在打不过他,还不能骂他两句解解气吗?”

苏尘当时被紫霄道人带到悬崖顶,面对两个境界深不可测的强者,自然不敢轻举妄动。

再加上金烈的形象实在是太过于彪悍,苏尘当时看到一只身长着金毛的老鹰说话,确实是惊讶,根本没想起来反抗和害怕。

如今想到他被金烈压在地上狂揍,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,经脉更是尽皆断裂,承受了极致的痛苦,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与愤怒。

别说是骂两句扁毛畜生,即便是骂他十八辈儿祖宗,苏尘都觉得不解恨。

灵药真人看了苏尘一眼,语带笑意的说道:“不如我带你去见他,当着他的面骂怎么样,那样更解气。”

苏尘磨了磨牙,恨恨道:“见了他,我怕自己控制不住。”

“哦哟?”灵药真人很惊讶,“难不成你还要和洞虚期的妖兽动手?”

“……”

苏尘无语的看着灵药真人,他刚才是恨自己实力不济,很可能控制不住掉头就跑。

那样岂不是太丢人了,不只丢他的人,还丢灵药真人的人。

灵药真人作为他亲爱的师傅,怎么能误解了他的意思,反过来讥讽他?

灵药真人看到苏尘一脸悲愤,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,“谁让你小子倒霉,偏偏闯进了云雾山脉的内围,还让云雾山脉内的妖兽中了毒,竟然惹出了那些老怪物。”

苏尘垮着脸,哭道:“师父,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变强啊……”

“本座不是说过,想要变强就要实战。”

灵药真人淡定地端起茶水,无视苏尘的哭诉,想要真正的变强,就绝对没有任何捷径,可走苏尘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经历不断的生死搏杀,在一次次的实战经验当中迅速的成长。

“我也知道,”苏尘道:“可还是太慢了,半年过去了,我还是在金丹期。”

灵药真人斜瞟了苏尘一眼,神情当中有种说不出意味,苏尘看的心里狠狠的抖了抖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灵药真人轻哼了一声,“你小子还不知足,凝聚金丹到现在,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,你就已经到了金丹期圆满,你可知道,像你这样的别说是紫云宗,即便是整个浮云大陆也找不出一个。”

“……不会吧,”苏尘也没想到,“金丹期只是基础,只要不断的凝练锤打,自然会很快突破。”

“说得容易,要真的做起来又岂是那么简单的。”

灵药真人轻摇臻首,金丹期虽然在修炼之途是基础,但是却是最为关键的境界。

有无数人被困在金丹期,数年十数年,甚至是几十年,却迟迟无法诞生,原因正是因为金丹期锤炼并不精纯。

苏尘这样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就能接连突破金丹期五个层次,确实绝无仅有。

灵药真人知道苏尘急于变强,但是基础打牢却并不意味着可以一步登天。

不过,自己的徒弟想要变强,她作为师父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“你现在也是金丹期圆满境界了,距离元婴期也只有一道坎儿,”灵药真人琢磨着最近确实是该给苏尘炼制一味丹药了,“明天你随我出去,想办法让你突破。”

苏尘一听高兴的直接蹦了起来,“真的吗?师父有办法能够让我突破金丹期?”

“别高兴得太早,能不能突破还要看你自己。”

灵药真人没多说,让苏尘直接滚回去收拾行李。